<dd id="r0nxs"><center id="r0nxs"></center></dd>
<input id="r0nxs"><output id="r0nxs"></output></input>
    <meter id="r0nxs"><cite id="r0nxs"></cite></meter>
  • <sub id="r0nxs"></sub>
    1. <cite id="r0nxs"></cite>

    2. <table id="r0nxs"></table>
          <th id="r0nxs"></th>

        1. 挪威郵輪公司如何突出重圍

          前言導讀

          9月15日,挪威哈維拉·基斯特魯滕(Havila Kystruten)郵輪公司宣布已簽署總額達3.7億美元的再融資條款清單,所獲資金將用于支付兩艘在建郵輪的進度款,以及贖回船隊4艘郵輪相關的現有債務。至此籠罩在哈維拉公司長達5個多月的恐怖疑云終于煙消云散。今年4月初,受西方國家對俄制裁的波及,哈維拉公司幾乎遭到了滅頂之災,該公司采用俄羅斯國家交通運輸租賃公司(GTLK)融資的4艘郵輪都受到了牽連,其中在役的哈維拉·卡佩拉(Havila Capella)輪無法開航、即將完工的哈維拉·卡斯特(Havila Castor)無法交付、在建的哈維拉·北極星(Havila Polaris )和哈維拉·雙子星(Havila Pollux)無法續建。在隨后的時間內,公司通過種種努力,最終力挽狂瀾、避免了被顛覆的命運。而其表現出的睿智、果敢、堅韌、不屈具有極高的借鑒意義和參考價值。


          一、叩開挪威郵輪市場大門

          哈維拉航運(Havila Shipping ASA )是一家位于挪威福斯納瓦格(Fosnav?g)的擁有70多年歷史的航運旅游公司,公司創始人佩爾·塞維克(Per S?vik)在1957年購買了第一艘漁船,從捕魚業開始逐步發展為涵蓋航運技術、運輸和旅游業的綜合性集團公司。目前公司擁有并運營23艘船舶,包括10艘平臺供應船(PSV)、6艘起錨拖船供應船(AHT)、2艘應急響應和救援船(ERRV)、4艘海上海底施工船(OSCV),以及4艘郵輪,其中郵輪業務由其子公司哈維拉·基斯特魯滕經營。

          哈維拉公司進入郵輪運營市場是源于挪威政府引入本國沿海客運航線競爭、改變海達路德(Hurtigruten)公司長久以來壟斷運營的歷史契機。挪威位于北歐斯堪的納維亞半島西北部,西臨挪威海,國土南北狹長且山脈貫穿,海岸線漫長曲折,長達2.1萬公里,近海島嶼達15萬多個。挪威獨特的地理環境導致國內通信極為不暢,在夏季從挪威中部到北部的郵件往來時間需要3周時間,而在冬季更是長達5個月。為了改變這一現狀,挪威政府在1893年提供了合同,鼓勵航運公司開辟定期航線。1893年7月2日,海達路德的創始人理查德(Richard With)駕駛維斯特蘭(Vesteraalens)號從特隆赫姆(Trondheim)出發前往斯沃爾韋爾(Svolv?r),將兩地的航行和郵件時間縮短為7天。自此開啟了挪威沿海班輪時代,沿海航線也從卑爾根(Bergen)延伸至基爾克內斯(Kirkenes),覆蓋了沿線34個港口,并被稱之為“挪威海岸快線”。

          在海達路德獲得成功之后,又有數家航運公司陸續獲得了沿海航線的特許經營權。經過百余年的市場競爭整合,海達路德公司統一了該市場,旗下11艘郵輪穿梭于各港口之間。挪威政府也提供了高額的補貼,僅在2012-2019年間,海達路德每年獲得6億美元的定期渡輪補貼。

          為了改變沿海班輪市場的壟斷格局,挪威政府在2017年9月邀請輪渡公司競標海岸航線,提供了一份為期10年的運營合同,起始日期從2021年1月1日至2031年12月31日,外加1年的選擇權。根據合同要求,航運公司需全年在卑爾根至基爾克內斯航線上運輸旅客、車輛和貨物,并在11天的航期內停靠全部34個港口。最終該合同由哈維拉和海達路德公司共享,其中哈維拉獲得4艘郵輪的航線經營許可、海達路德則獲得7艘許可,哈維拉由此開始踏入郵輪運營市場。


          二、起步階段就遭市場挑戰

          在獲得政府運營合同后,哈維拉隨即開始設計建造4艘混合動力郵輪,該船型總噸為15776,總長124米,最大載客人數為640人。郵輪配備了LNG燃料發動機,并安裝了重量為86噸、輸出功率為6.1兆瓦時(MWh)的電池組,可在純電池動力下航行4小時,實現航行過程零排放。2018年9月,哈維拉公司向西班牙巴雷拉斯(J.Barreras)船廠和土耳其特桑(Tersan)船廠分別下單建造2艘郵輪,計劃于2020年底交付、2021年初投入使用。


          (一)技術難題導致交船困難重重

          哈維拉公司遇到的首個挑戰來自于技術方面。由于技術能力不足導致,巴雷拉斯船廠表示在船舶吃水和排水方面遇到了“難以克服”的設計挑哈維拉公司遇到的首個挑戰來自于技術方面。由于技術能力不足導致,巴雷拉斯船廠表示在船舶吃水和排水方面遇到了“難以克服”的設計挑戰,因此在開工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陷入停工。與此同時,船廠出現財務問題,高管團隊集體被解雇、1300名工人離開崗位,巴雷拉斯船廠最終在2019年8月向哈維拉發出取消郵輪建造的通知。戰,因此在開工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陷入停工。與此同時,船廠出現財務問題,高管團隊集體被解雇、1300名工人離開崗位,巴雷拉斯船廠最終在2019年8月向哈維拉發出取消郵輪建造的通知。

          事實上,巴雷拉斯船廠并沒有郵輪建造的經驗,此前僅在2018年初與麗思卡爾頓簽署了建造3艘25000總噸小型訂單。由于缺乏生產經驗,首艘郵輪Evrima號的工期延長了近3年,交付日期從最初的2019年推遲至2022年8月,麗思卡爾頓也在2022年7月將后續訂單轉移至大西洋船廠。

          為了確保船隊在2021年投入運營,哈維拉不得不重新尋找船廠,最終由土耳其特桑船廠接手上述訂單,由此特桑船廠獲得了全部4艘船訂單,后2艘郵輪的交付日期推遲至2021年底。

          在建造過程中,哈維拉又升級了郵輪動力和推進系統,提升了排放標準,新設計工藝疊加疫情的影響,導致郵輪建造經歷了數次延期。哈維拉首制船于2021年11月3日在萬眾期待中實現交付,并于2021年12月12日開始服役。在此期間,哈維拉與挪威政府達成協議,同意船隊推遲運營。


          (二)俄烏沖突引發顛覆性危機

          技術問題并非是哈維拉面臨的唯一難題,地緣政治也成為了公司發展的攔路虎。俄烏沖突爆發以來,西方國家在經濟、文化等領域對俄國實施了全方位制裁,哈維拉公司也受到了波及。

          船舶融資租賃是航運企業常用的融資方式,該模式具有期限較長、授信效率較高的特點,承租人租費支付期可達15年,且在許多國家具有節稅功能,可有效降低承租人的融資負擔。哈維拉船隊由俄羅斯GTLK提供了融資租賃服務,其中GTLK亞洲分公司為卡佩拉和卡斯特提供融資,GTLK歐洲分公司為北極星和雙子星提供融資。根據雙方協議,哈維拉公司在運營2年后有權回購郵輪,而在10年后則必須回購所有郵輪。

          作為哈維拉郵輪的實際所有人,GTLK在4月8日被列入制裁清單,受此影響哈維拉郵輪也成被制裁對象。


          1.保險失效,卡佩拉號無法航行

          國際保險公司自2022年3月以來陸續中斷了對俄羅斯船舶的保險服務。作為俄羅斯資產的哈維拉郵輪面臨著保險被取消的風險,盡管該郵輪懸掛挪威國旗,并由哈維拉公司負責運營,但卻無濟于事,卡佩拉號的保險依舊被取消,航行證書也隨之失效。4月12日,搭載著232名游客的卡佩拉號在卑爾根碼頭經歷了2天的等待后,不得不接受停航的命運。

          卡佩拉號恢復運營的核心是保險和所有權問題,為此哈維拉訴諸于法律手段。首先哈維拉向挪威政府提出航行申請,4月26日挪威外交部為哈維拉提供豁免,準許卡佩拉號在挪威航行6個月。其次哈維拉分別向英國和挪威法院提出所有權申請,6月20日,挪威霍達蘭法院(Hordaland Tingrett)發出臨時命令,授予哈維拉對卡佩拉號2年的強制控制權,以履行與交通部的運輸合同。最后哈維拉申請保險和證書,在獲得挪威法院授予的控制權基礎上,哈維拉為卡佩拉號投保保險。6月23日,挪威海事部門為卡佩拉號簽發了航行證書。至此,卡佩拉號的停航風波暫時平息,在經過2個多月漫長等待后,卡佩拉號于6月28日再度在卑爾根揚帆起航。


          2.尾款未付,卡斯特號無法交付

          相對于卡佩拉號所遇到遭遇的一系列難題,圍繞剩余3艘船的糾紛則相對清晰,核心是融資問題。

          卡斯特號原計劃于2022年4月7日交付,但由于GTLK 無法向船廠正常支付建造進度款,導致該船無法交付。哈維拉著手解決尾款問題,經過半個月的努力,哈維拉公司在4月22日與特桑船廠和土耳其IS Bankasi銀行達成了融資協議,獲得了為期3個月、總價為4800萬美元的臨時貸款,該筆融資又在7月下旬獲得了2個月的展期。在獲得貸款后,哈維拉順利支付了卡斯特號的進度款,該輪也于4月22日駛離船廠前往挪威。


          3.融資中斷,北極星和雙子星無法續建

          在解決了卡佩拉號和卡斯特號的問題之后,哈維拉就專注于解決北極星和雙子星的融資和產權問題。

          一方面通過訴訟固定船舶的所有權。在哈維拉公司向法院申請卡佩拉號所有權的同時,也主張了對北極星和雙子星的所有權。英格蘭和威爾士高等法院在2022年6月15日發出命令,規定未經哈維拉公司的批準,特桑船廠不得出售在建的北極星和雙子星號郵輪。此舉避免了兩艘郵輪所有權的旁落,同時也為哈維拉后續融資贏得了充裕的時間。

          相較之下,同樣由GTLK融資的希臘天鵝未能及時采取法律措施,在中斷支付建造款后,赫爾辛基造船廠于6月24日公開拍賣織女星(SH VEGA)號郵輪,盡管最后仍由希臘天鵝公司拍賣獲得,但至此競拍無疑增加了船東風險,也增添了資金成本。

          另一方面獲得再融資置換債務。9月15日,哈維拉宣布與借款人簽署了3.7億美元的再融資協議,該筆資金將用于交付北極星和雙子星的建造費用,以及向GTLK贖回4艘郵輪的現有債務。同時,哈維拉也宣布北北極星和雙子星分別于2022年12月下旬和2023年3月下旬交付入列。

          通過融資置換債務,永久性解決哈維拉船隊的所有權歸屬問題,并徹底擺脫了因俄羅斯資本受到的制裁。對此公司CEO本特·馬蒂尼(Bent Martini)激動的表示,“很高興找到了解決方案,船隊重新融資到位使大家松了一口氣。”


          三、哈維拉公司的啟示意義


          1.保持發展戰略定力

          哈維拉進軍郵輪是為了履行與該國交通部的運輸協議,提供沿海運輸服務,也是拓展新業務領域,實施多元化戰略的一個重要嘗試。對于挪威來講,引進哈維拉將有利于提升國內班輪服務水平。哈維拉郵輪事業步履維艱,在起步階段就遭遇到建造技術難題、新冠疫情、俄烏沖突三股不利因素的疊加沖擊。該公司在發展郵輪產業中保持了較高的戰略定力和發展韌性,從服務國家戰略和遵守商業協議的角度出發,努力克服種種不利因素的影響,始終按照既定的目標推進郵輪事業的發展。


          2.注重能力體系培養

          哈維拉郵輪能解決在處理危機中,源自于該公司出色的能力體系。在法律方面,該公司通過訴訟強制獲得了卡佩拉的所有權、凍結了Tersan船廠出售北極星和雙子星。與此同時,公司與GTLK開展協商,在不違背協議的情況下啟動郵輪的回購。在金融方面,此次危機最大的難點在于資金缺口,四艘郵輪的總造價高達4.2億美元。公司在較短的時間內制定并實施了一攬子方案,一方面通過短期融資解決了卡斯特的尾款問題,另一方面通過再融資協議解決了與GTLK的所有債務,成為危機處理的重要支撐。在海事管理方面,圍繞卡佩拉郵輪復航,公司聚焦于保險和證書的失效問題,以獲得法院認可的船東地位后,重新取得了保險和航行證書,保證的卡佩拉啟航。

          縱觀中外,所有企業都要直面競爭對手的短兵相接、也要經歷環境突變下騰挪躲閃。當下新冠疫情、俄烏戰爭、經濟衰退三股勢力侵襲著全球市場,所有企業都面臨著巨大危機,而郵輪產業更是一度冰封、郵輪公司艱難求存。我們在研究嘉年華、皇家加勒比、諾唯真等“龐然巨物”戰略舉措的同時,也要留心觀察處于培育成長期中小郵輪公司應對挑戰的措施和手段,他們始終處于炮火紛飛的最前線、接受洶涌大潮的沖刷洗禮,此時只有立定生根,在市場奔流中練就駕馭風浪硬本領,在大浪淘沙中顯出真金本色,才能進入到下一個市場周期,開創事業新局面。

          在戰勝自我、戰勝市場、戰勝周期,方才實現基業長青,這也是成為偉大企業的必由之路。

          為您推薦

          返回頂部
          <dd id="r0nxs"><center id="r0nxs"></center></dd>
          <input id="r0nxs"><output id="r0nxs"></output></input>
          <meter id="r0nxs"><cite id="r0nxs"></cite></meter>
        2. <sub id="r0nxs"></sub>
          1. <cite id="r0nxs"></cite>

          2. <table id="r0nxs"></table>
                <th id="r0nxs"></th>

              1. 欧美日韩精品